江蘇鑫瑞德智慧產業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PPP模式補以往不足 極大促進智慧城市發展

         咨詢熱線: 
      4000255556
         售后服務:

     025-66675966

過去幾年,在智慧城市建設的大潮下,各方參與者有力推進了基礎設施建設,但也暴露出投資主體分散、難以形成合力、運營管理效率低下等問題。隨著PPP模式(PPP即公私合作伙伴關系,是社會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的一系列模式的統稱)的發展,互聯網巨頭憑借資本實力以及在平臺運營、云計算、大數據等方面的優勢,將極大地促進智慧城市發展,智慧城市發展將從“補建設”向“補運營”轉變。


收益不明 大餐變成“燙手山芋”

智慧城市是運用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空間地理信息集成等新一代信息技術,促進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和服務智慧化的新理念和新模式,是新一代信息技術創新應用與城市轉型發展深度融合的產物,體現了城市走向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的本質需求。隨著我國城鎮化加速發展,每年有上千萬的農村人口進入城市。大量人口流入引發的部分地區環境污染、交通擁堵、安全隱患等“城市病”問題日益嚴重。為解決城市發展難題,實現城市可持續發展,建設智慧城市已成為各地城市不可逆轉的發展趨勢。

 

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科技部、公安部、財政部、國土部、住建部、交通部等八部委,在去年印發的《關于促進智慧城市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提出,到2020年,建成一批特色鮮明的“智慧城市”,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服務、創新社會管理、維護網絡安全等方面取得顯著成效。“智慧城市”在國家決策層面以及各級政府的大力推動下,其巨大的市場潛力也成為眾多企業希望爭奪的“大餐”。

 

“智慧城市”建設也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所需資金巨大,涉及政府、企事業單位和市民家庭等多元主體,涵蓋投融資、建設、運營、監管等過程。傳統的政府自建自營模式已經遠不能滿足投資需求,更多的資金需要由企業和融資機構去籌措,將市場機制引入“智慧城市”建設已經成為必然選擇。財政部發布的《關于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要盡快形成有利于促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PPP)發展的制度體系。運用PPP模式解決“智慧城市”建設的資金問題已經是大勢所趨。然而PPP模式在實際應用中卻雷聲大、雨點小,目前還鮮有成功的案例,甚至成為相關企業“燙手的山芋”。其原因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政府動力不足,在政府地方債務問題沒有很好解決的情況下,很難投入資金進行增量建設;另一方面是來自企業的焦慮,由于“智慧城市”建設往往缺少明確的收益時間和收益標準以及驗收標準,企業的收益存在不明確性,風險較大。這些原因導致了企業和政府很難達成共識。

 

有專家認為,無論是PPP模式,還是融資租賃模式,從企業角度來看,要著眼增量的同時兼顧存量。也就是說建設方企業要主動幫助地方政府卸下包袱。比如給政府牽線搭橋去做一些融資租賃,或者把政府原有的一些存量項目,以及“智慧城市”建設的增量項目都放到PPP方案里面,以此幫助政府用長周期、低利率的資金來置換地方債務中短周期、高成本的部分,以減輕地方政府債務負擔。

 

PPP模式助推 從“補建設”向“補運營”轉變  

“智慧城市”建設不是簡單項目的堆疊,也不是純技術解決方案的拼湊,而是一個長期、動態、復雜的過程,需要統籌全局、前瞻性考慮建立常態化合作機制,共同規劃,集成整合。從2014年各個城市統計的項目資金投入情況來看,當年總投入是1145億元,其中財政投入205億元,銀行貸款216億元,社會資本598億元,也就是說社會資本占了約50%。

 

由于PPP模式是政府和社會資本的合作,政府作為監管政策的制定者,制訂監管框架時要充分征求利益的相關方,包括投資者、運營者、消費者的意見,使監管法規既能保證基礎設施服務的質量,又能保護有關利益方的合法權益。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數字城市建設研究中心主任馬桂芳認為,“智慧城市”應該從三個視角來考慮,一是從市場的角度,應該提升城市的運行效率;二是建設“智慧城市”還要站在市民的角度,要宜居宜業;三是從企業家角度,城市一定要有很好的運行環境,企業在這個城市能夠發展起來。

 

在“智慧城市”建設方面,PPP的應用具有四大關鍵要素,即制度設計、運營補貼、合作伙伴、績效考評。在制度設計方面,要從PPP運作的全流程做好制度設計和政策安排。從確定投入方式、選擇合作伙伴、確定運營補貼到提供公共服務的全流程,制定包括預算管理、政府采購、政府性債務管理以及財政支出績效評價等方面的一系列合理制度。在運營補貼方面,要從“補建設”向“補運營”逐步轉變,從城市整體效益出發,對社會效益好的PPP項目給予適當補貼。補貼依據是項目的運營績效。

 

此外,相關主管部門應出臺優惠政策,比如允許投資者進行廣告、商業等開發,讓投資者感到有利可圖,這樣才能吸引社會資本。此外,政府還可以考慮允許保險基金、社保基金、住房基金等大型基金在基礎設施領域投資PPP項目。放寬這些基金的投資限制,不僅能夠改善基礎設施投資不足的局面,而且能夠大大緩解各種基金的經營壓力。此外,還要增強服務意識,建立各相關部門之間并聯式的項目管理模式,超前做好項目選址、投融資方案、規劃設計條件、土地供應等方面的工作,對項目起導向作用,使改革的成果落到實處。

 

開放合作 運營商掘金智慧城市的關鍵    

隨著PPP模式的推廣,越來越多的民營資本將進入智慧城市建設領域,運營商將面臨更多挑戰,但同時也帶來新機遇。

 

專家認為,電信運營商在智慧城市的建設與運營方面具備“網絡資源、用戶資源、運營能力、整合能力、政府信任”五大獨特優勢,決定其在智慧城市建設中起著關鍵作用。但是運營商在內部機制、開放合作、行業理解等方面也存在一些不足。運營商拓展智慧城市應該揚長避短,以更加開放的心態加強與各方的合作。

 

智慧城市的建設是一個復雜的系統過程,任何單一力量都很難獨自實施。電信運營商和IT廠商應充分發揮各自優勢,重視行業應用與商業模式創新,把發展和培育產業作為智慧城市建設的抓手,攜手配合挖掘智慧城市商機,共同打造智慧城市綜合平臺,取得智慧城市生態系統的共贏。智慧城市普及和深化應用離不開持續的市場推廣,而成功案例的推廣極具吸引力。運營商和IT廠商應該攜手打造各個領域的成功案例,同時學習互聯網OTT廠商的先進經驗,努力發掘和創造智慧城市中新的商業模式,并在合適的時機與OTT廠商合作。例如Orange在奧地利成功開發部署了遠程醫療監測系統,線下有90多個店可以提供服務,而中國一些地方卻沒有做起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產業鏈各方協調得不是那么好,而與互聯網OTT廠商合作將可以快速形成線上線下一體化的渠道支撐能力。

 

天津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