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鑫瑞德智慧產業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我國智慧城市的“兩新”實踐模式

         咨詢熱線: 
      4000255556
         售后服務:

     025-66675966

我國智慧城市的建設已推進多年,前期主要以政府主導的形式開展,雖然構建了良好的基礎設施,并實現了一批試點項目,但是成本較高,缺乏價值感知。為此,近年來,一些省市的地方政府開始探索與市場主體充分合作,利用其資源和平臺,實現智慧城市應用快速推進,并被城市居民與企業深度感知。


2008年,IBM 在提出“智慧地球”的概念時,一并提出了“智慧城市”的概念,并將其作為智慧地球的一個重要項目,包括信息化基礎設施、智慧交通、智慧能源、智慧醫療等一系列組成部分。由于其契合了信息化未來的潮流趨勢,因此一經提出就被我國的各個城市政府廣泛接受,一些城市先后出臺了各自的智慧城市發展規劃。


在“互聯網+”的潮流中,作為“互聯網+城市”的智慧城市建設面臨著新的發展契機,概括而言,頂層設計即將出爐,發展模式從政府主導開始走向市場主導,同時一些具備快速盈利前景的重要領域的機遇尤為明顯。


千呼萬喚,加速建設


盡管目前我國已經有超過500個城市宣布要建設智慧城市,但是迄今為止,在國家層面還沒有下發過一個有關智慧城市頂層設計的紅頭文件,也就是說,直到目前還沒有明確什么是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的建設包括哪些內容?要建設到何種水平才可以被稱為“智慧城市”?在此情況下,各地在出臺智慧城市的發展規劃時,大都參照了IBM 智慧城市項目中所涉及的領域,如基礎設施、智慧交通、智慧能源等,作為智慧城市發展的重要領域,同時又結合本地特色,增加一些項目,如信息產業的發展規模等等。


而對于各個領域應該達到怎樣的狀態和怎樣的定量化評價標準,還是缺乏相應的依據。在國家層面定量化評價依據缺失的前提下,地方政府、學術界、業內公司紛紛推出了各種版本的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可以作為各個城市相互比較的依據,也可以作為單個城市自我發展指標確定的依據,例如浦東、南京推出的評價指標體系。


而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與評價體系則一直在設計當中,例如2013 年6 月,工信部曾下發過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的征求意見稿,但是此后便沒有了下文;2014 年初,住建部曾表示,要在2014 年末推出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并且在同年的3月由高校完成的評價指標體系還通過了專家評審,但是到了2015 年10 月也沒有正式下文。


本文認為,導致“一直在設計”的原因有三個方面:首先,智慧城市建設涉及多個部門,具體由哪個部門牽頭?目前尚無統一意見;其次,智慧城市的指標牽涉多個部門的管轄范圍,如何確定尚未有統一意見;第三,信息產業發展速度較快,相關指標過時速度也很快(如目前各指標體系中常見的“固話普及率”),如何制定長期有效的指標,需要經過討論。而最新的情況表明,在“互聯網+”戰略公布以后,智慧城市的標準建設正在加速。


在2015 年11月11日召開的國家標準委、中央網信辦、國家發改委聯合下發的《關于開展智慧城市標準體系和評價指標體系建設及應用實施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指出,“2015到2020 年通過試評價工作逐步完善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2020 年正式發布智慧城市評價指標體系”。


價值感知,市場主導


審視國內各個城市智慧城市的重點項目,以及相應的評價指標體系,重基礎設施建設、重內部系統建設、重政府主導是其主要模式。所謂“重基礎設施建設”,就是把寬帶、移動數據網絡、廣電數字化、城市Wifi 熱點、IDC等基礎硬件設施放在優先地位。


所謂“重內部系統建設“,就是在促進行業智慧化的進程中,實際是在推動行業當中核心企業的內部信息化完善;所謂“重政府主導”,就是政府設立了多個明確和具體用途的智慧應用,其中包括直接投資,以及支持企業開展某種信息化的試點。


不可否認,在上述模式下,城市當中的智慧基礎設施的確得到了長足發展,為未來智慧城市深入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同時,有較多的項目,由于涉及跨部門協作,需要政府牽頭協調,并且較多的公益型的智慧項目,如公交車到站查詢等,由于涉及壟斷企業,且無經營助力,只能由政府主導。


但是上述模式重點強調的是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某個節點的深度智慧化,因此并沒有達到普遍高價值感知的效果。對于重點設施,普通居民與企業認為即便沒有智慧城市的概念,也應得到發展;對于行業的重點項目,也只是在與該行業接觸的界面上才感知到價值,例如快速掛號等。


而對于具備普遍價值感知基礎的民生類應用,如智慧社區中的各項便民服務;一些城市重建設、輕運營,在委托IT 公司開發網站或APP 之后缺乏推廣與后期經營(尤其是對于生活服務的平臺化經營),城市居民缺乏感知,造成價值未得到有效體現。


隨著政府管理理念的轉變、互聯網企業的迅速發展,近年來,一些城市智慧城市的建設模式有了明顯轉變,基礎設施、重點行業內容信息化建設仍然在推進,政府的投資力度也在加強,更加強調智慧城市的應用能夠被更多市民、被更多企業所感知,也就是審視智慧城市的建設效果時不再簡單的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用得怎么樣”的問題。


為此,各地政府開始加強與各類互聯網企業的合作,將互聯網企業的服務納入智慧城市整體應用的框架中,并且通過互聯網企業的平臺,把政府的信息傳播出去,把政府的應用推廣出去,把政府的能力“嵌”入進去。對政府而言,有效利用互聯網企業成熟的應用與客戶群可有效降低投入,提升覆蓋面;對互聯網企業而言,能夠提升內容及應用量,進而強化匯聚用戶能力,以交叉方式形成盈利優勢。


以上海市為例,上海市政府先后公布了兩輪智慧城市發展三年規劃,即2011-2013與2014-2016。在第一期的規劃當中,上海市政府的戰略合作伙伴只有中國電信與中國移動兩家運營商,強調的是基礎設施建設。而對于較多的民生類應用,選擇的是自我主導的建設模式,如建立付費通繳費平臺,建立社區網站,雖然最終的運營主體是IT 公司,但是這些公司的建設和運營更加接近政府采購的模式。


而在第二期的規劃建設中,戰略合作伙伴除了中國電信與中國移動之外,又增加了阿里巴巴與騰訊,其中最為明顯的應用是在支付寶的服務窗與微信的公眾號中,實現政府信息公開與生活應用,以及進行未來醫院、未來交通的建設,此外將i-Shanghai交給了風尋科技,試水PPP。


DT時代,數據驅動


在傳統模式下,智慧城市的基礎設施是指網絡、IDC 等硬件型基礎設施。因此,各地政府在簽署智慧城市戰略合作協議時也往往選擇電信運營商,如中國電信,先后與200 多個城市簽署了智慧城市戰略合作協議。但是,信息通信產業在歷經二十年的發展之后分工開始細化,原先的服務商需要關注從底層數據到架構,再到功能,最后到界面的全部層次。


但在目前,數據層面、架構層面均有專門的分工者承擔,大量服務商只聚焦在功能與界面上,這樣可以加快產品開發速度,廣西南寧街景使得信息通信產品極大豐富,例如蘋果、安卓應用的開發模式,并且在“互聯網+”時代,強調利用互聯網促進各行業的革命,尤其是行業間的交互所帶來的融合革命,而促進融合的是流動在傳統基礎設施之上的數據。


為此,一些前瞻型的企業已經開始構建自我的數據戰略,如阿里巴巴,在2014年3月確立了“以走向激活生產力為目標的DT(data technology)數據時代”的DT戰略。


DT戰略的核心一是以數據為核心,推動各行業變革,即“點燃整個數據和激發整個數據的力量,為社會所用,為銷售所用,為制造業所用,為消費者信用所用”。二是以更加開放的形式推動數據的應用:“阿里巴巴的數據讓阿里巴巴本身今天所有做的這些工具能夠成為中國商業的基礎設施。”


對于力求讓整個城市發生革命的智慧城市,在DT時代中,其基礎設施已不再僅僅是固網、移動、廣電、計算、存儲等傳統的設施,同時還有數據設施,它來源于社會的方方面面,并且通過流動,將整個城市的各類應用加以連接,成為一體化的智慧城市。


2015年8月,國務院通過《關于促進大數據發展的行動綱要》,其中就明確了要推動政府信息系統和公共數據互聯共享,要推動大數據產業發展,要強化信息安全的保障。一些城市已經快速響應,發揮數據在智慧城市建設中的價值,例如同年的8月底開始的上海創新創業大賽,首次向社會開放超過1000G交通信息數據,采用眾創的方式,開發出創新的互聯網產品,為排解道路擁堵、優化公交規劃等問題尋求對策。


在DT時代,誰占有數據誰就能成為行業的主導者。數據資源可以通過數據交易而取得(如貴陽大數據交易所),但是作為整合的一方,自身必須擁有強大的數據基礎,才能將外部獲得的數據予以消化吸收。從產業發展來看,社會各類主體的連接中心節點是最具有數據中心節點的潛質,例如阿里巴巴通過交易、金融,連接了社會經濟;騰訊通過社交網絡,連接了諸多用戶;電信運營商通過通信管道,連接了社會經濟的方方面面。


站上風口,前景喜人


讓城市“智慧”起來并不意味著各類“智慧型”的應用從建設到運營都要由政府買單,相反,這些應用應該走上自我造血、自我發展的良性運營之路。在智慧城市的建設中,政府的作用理應是在其中發揮基礎環境的構建和應用啟動助力的作用。


目前,很多智慧城市的應用項目已經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良性發展前景喜人,尤其是基于互聯網的民生型應用。其核心原因包括三個方面,首先,“互聯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構想提出,讓整個社會經濟中的諸多主體都在思考如何通過互聯網,在一個細分領域當中進行革命,并且形成了較多優秀的創意。


而政府、風險投資商、能力開放平臺等,也對這些創意的實現提供了場地、資金、基礎設施等諸多支持;其次,互聯網產業經過二十年的發展,已經使信息化的觀念深入人心,新成長起來的一代人本身就是對信息化高度依賴的“網絡人”,用“智慧”的方式解決任何問題都是水到渠成之事;第三,政府的改革一直在推進。


政府自身、公用事業單位的深度改革是近年來改革的目標,包括政府信息公開、醫療分級體系的建立等等,為市場上諸多服務商打開了新的前景之門。以下,列舉一些風口之上、具有前景的智慧城市應用。


1
智慧社區


在智慧城市的應用中,智慧社區無疑排在首位。若干年前,智慧社區的發展模式是以為周邊提供服務信息或者互助式服務為主,成功的企業不多,政府也主導建設了若干平臺。


而近兩年,O2O的興起使智慧社區站在了風口頂端。“智慧”不再是簡單的信息傳遞,而是服務的直接交付,任何能夠上門交付的服務(外賣、美甲等),都會有服務商切入,即便是無法上門交付的服務,服務商也會盡可能讓更多的環節在線解決(如醫療掛號等)。在2015年的投融資案例中,有超過一半的服務都是針對O2O 市場的,數億以致數十億美元的融資案例屢見不鮮。百度CEO李彥宏則公開表示,未來,百度最大的收入來源是O2O,而非目前的搜索業務。


2
智慧醫療


智慧醫療是各互聯網公司關注的領域。作為一個醫院、一名醫生,患者都有大量痛點的剛需型行業,且改革預期強烈,互聯網公司無疑想通過自身的業務推動其發生改變。目前,智慧醫療聚焦的核心是減少患者在醫院的非必要時間,增加醫患接觸的時間。


基于此,政府的模式是推動分級診療發展,并由此帶動了智能病歷等解決方案的市場。而阿里、百度等互聯網公司推出的在線掛號、在線支付等方式,將患者在醫院的等候時間盡量留給診療環節,而非排隊等候的時間。


與此同時,醫藥類電商推出了在線購藥服務,使患有常見病、慢性病的患者不用前往醫院。春雨醫生等平臺則主打醫患在線交流,利用醫生的“碎片化”時間,增加醫患接觸感,并推進小病、慢性病、保健在線服務化,大病引入醫院診療的模式。


3
智慧教育


智慧教育正在實現教育的無死角覆蓋。經濟越發達,教育就越受到重視,教育的智慧化正在被全面覆蓋。在學校當中,電子化教學正在得到普及;家校之間的互動、以學校為主的教育資源平臺,正在將學校教育延伸進家庭;各類在線的內容閱讀性教學、真人互動型教學,為學子們提供了新的學習方式。


基于社交模式的互助學習平臺,使得交流與學習并重;家教平臺的發展,使得可選擇教師的范圍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這些應用覆蓋了各個年齡段,各種學習類型,各種學習時間,真正實現了全面的智慧教育。


4
智慧養老


智慧養老是目前各互聯網公司正在探索嘗試的新領域。老齡化問題嚴重(尤其是大中城市),居家養老面臨無人照顧的難題,養老院等社會化養老機構床位嚴重短缺。因此,一些城市正在嘗試社區養老模式。


老人們居住在家中,但周邊的服務機構可以為老人服務。老人們與服務機構之間的連接依靠智能硬件、智能應用。目前,各類智慧養老的應用仍處在試點當中,政府的補貼在其中起到了很大作用,商業化的運作模式正在進一步得到完善。


天津十一选五